热点资讯

治理电视套娃收费 找准源头方能除根

8月21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联合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消费者协会等有关单位,在京召开治理电视“套娃”收费和操作复杂工作动员部署会。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看个综艺追个剧就需要开会员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小孩的动画片和大人的电视剧就分成了两个会员,需要分别收费;就连普通的影视会员,大屏端也比手机端贵上一倍的价格,更过分的是,哪怕充钱成为了会员,看最新的电影常常还需要单独付费……我国的有线电视一直有着鲜明的公益属性,但随着互联网的兴起,电视的媒体功能逐渐淡化之后,电视的公益色彩也逐渐褪去。如今,智能电视内置的视频资源已成为“套娃式收费”的重灾区。特别是现在电视的主流使用人群是老人和孩子,过于繁琐的收费流程和观看体验让这些用户在使用电视的过程中遇到了重重困难。今年2月,中消协在其发布的《2022年全国消协组织受理投诉情况分析》中明确表示,在线会员乱象已成为投诉热点,智能电视平台“套娃式”收费更是引发了消费者不满。8月21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联合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消费者协会等有关单位,在京召开治理电视“套娃”收费和操作复杂工作动员部署会。会议要求今年年底前,开展试点工作和专项整治,聚焦解决“收费包多、收费主体多、收费不透明”问题,电视“套娃”收费现象得到明显改观;大力改善用户开机看电视的体验,基本实现有线电视和IPTV开机即看直播电视频道。不难看出,有关单位整治的决心是很大的,毕竟一个健全的盈利模式才能让整个行业走向良心发展,尤其对于彩电行业这个内容的载体来说,本身就处在下行周期,如果内容端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的话,整个行业也许就将不可避免地走向夕阳了。不过,电视究竟为什么会演变为如今的“套娃式收费”,电视端会员又为什么比手机会员贵上许多,这其中还真不只是厂商的贪欲作祟。众所周知,彩电行业在中国的竞争极为惨烈。1989年8月,面对严重积压的库存,长虹打响了国内彩电价格战的第一枪,50天后,国家出台了彩电降价政策,从此价格战成为了中国彩电市场最为鲜明的标签之一。三十多年的红海市场,让国内彩电行业的利润低得惊人。根据奥维云网的统计,2021年彩电行业的利润仅为1.8%,可以说是家电及消费电子大行业中利润率最低的品类之一。总而言之,仅凭彩电产品本身的利润率,是很难支撑起行业的正常发展,乃至产品的迭代升级的。而彩电的增值服务,也就是广告和付费会员,就成了厂商营利的重要途径。以小米为例,根据财报显示,2022年小米集团中国地区电视增值服务收入同比增长超25%,2022年12月,智能电视全球月活跃用户数超5800万,电视互联网付费用户规模增至600万。另据了解,小米电视的增值服务营业额每年大约为30-40亿,占到小米互联网收入的15%。其实这也是为什么索尼、三星等国际品牌没有开机广告的原因,因为它们拥有足够高的品牌附加值,产品的利润率也有所保证,不需要广告进行“补贴”。而国内厂商在价格战的背景下,哪怕没有开机广告,也需要机内的弹出广告和会员进行二次收费,这其实和游戏行业近年来流行的DLC商法相似,都是成本扩张的前提下锚定了价格,不得不利用“套娃式收费”来支撑行业发展。至于电视端会员费用更高的问题,其实也有答案。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过,视频网站的电视端app和手机app的名称并不相同,像优酷的TV版名为“CIBN酷喵”,爱奇艺是“银河奇异果”,B站则是“云视听小电视”。这是为什么呢?2011年10月28日,广电总局印发了《持有互联网电视牌照机构运营管理要求》,文件的编号是【广办发网字(2011)181号】,因此这份文件在行业内也被称为“广电181号文件”。在“181号文件中”规定了“互联网电视集成平台只能选择连接广电总局批准的互联网电视内容服务机构设立的合法内容服务平台”“互联网电视集成平台不能与设立在公共互联网上的网站进行相互链接,不能将公共互联网上的内容直接提供给用户”。也就是说,根据国家的规定,不仅视频网站无权在电视上播出内容,互联网上的影音资源乃至网站都不能在电视上直接展示,必须要通过广电总局批准的内容服务平台才可以。截止目前,广电总局一共颁发了七张互联网电视集成业务牌照,分别是CNTV(未来电视)、百视通、华数、南方传媒(云视听)、湖南广电(芒果TV)、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银河互联网电视)、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IBN)。因此也就有了上文所说的大屏端app名称不同的现象,实际上,电视的视频平台就是视频网站与牌照商“联名”的产物,运营的主体实际是牌照商,因此大屏会员费相比手机会员多出的部分,相当于是额外支付给牌照商的运营服务费。另外,大屏端的内容也受到额外的把控,像云视听小电视中是无法直接观看B站弹幕以及无版权视频的。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广电总局表示今后将不再发放集成播控牌照,这意味着“七大牌照商”的概念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不得不说的是,企业追逐利润本无可厚非,为了推动行业的发展,更是需要一定的利润保证,但“套娃式收费”很多时候无视了消费者的使用体验,相信在整治过后,各方会拿出更为合理且可行的收费方式,在不损害下消费者权益的前提下,让电视行业保持健康发展。